臨希
北大出身,北京人,獨愛歷史,愛好騎自行車走中國,尋訪遺跡,實地探尋歷史上的學術問題。
說幹就幹「混不吝」 記得上大學的第一節歷史課,吾師說到: 「中國的山河壯美,醞釀華夏豐富的文化心理和審美趣味;內陸遼闊,擴大了民族迴旋施展的舞臺。」幾句簡單概括的話,每每想起,便點燃我出行的衝動。而文獻古籍中記述的那些歷史場景的誕生地,使我恒久的迷戀。王安石說: 「世之奇偉、瑰怪、非常之觀,常在於險 ...更多
2015年7月25日晨,在微信裡簡單給朋友們的留了句: 「出發,千里走單騎,目標甘肅天水。」之後,我抄起裝備拉過單車,走出宿舍樓,暴露在了北京清晨暑熱的陽光下⋯⋯「奇偉、瑰怪、非常之觀」,兒時背書的聲音在耳中反復著,我對自己笑了一下。 就這樣,騎出北大校園,奔向G107國道保定石家莊方向。 相當的熱 ...更多
河北省,一個經常被主流旅遊遺忘的省份,當快節奏的生活,使假期只等同於對閒適、清爽空氣、美景美食的期許時,燕趙之地顯然變得有些不合時宜了。但河北的古跡遺存豐富,隨處可見千年廟宇、古城、古塔、宗族祠堂,民間宗教信仰豐富,廟會、社火文化傳承有序,絕對適合靜心仿古、瞭解華北民俗文化。 經歷了幾次道路變窄 ...更多
山西公路上運煤的巨型卡車川流不息,且十分慷慨,每天都贈送我兩斤煤灰,從頭到腳。 7月29日的天長鎮這個節點,標誌著河北省的邊緣、山西省的開始。蜿蜒的桃河,也將世界分為兩個部分,一邊是令人窒息的礦區,一邊清朗的寒山石徑。前一小時還處在塵土飛揚的井陘,拐個彎已是山谷清流。 行路就是如此,逆境 ...更多
黃河三門峽,北為中條山,南為崤山,一條大河分出了晉豫兩省。8月4日,我跨過黃河大橋,進入河南。 其實之後這段旅程,我只是擦了河南的邊,地域寬廣的河南,共有17個地級市,我只經過了這一個:三門峽。 濤濤黃水,教人堅忍 三門峽水電站洩洪沖沙,大河奔流而去,震動得腳下大地震顫,古老華夏,歷代的人們 ...更多
過了潼關,身前便是八百里秦川。地貌也開始不同,滿眼的黃土丘陵,起起伏伏的土崗,手機鏡頭已被塵土污染,拍什麼都是灰濛濛的。 大米涼皮和肉夾饃 賈平凹說關中人生命有五大要素:牛羊肉泡饃、長線辣椒、西鳳酒、旱煙和秦腔。 潼關起碼為陝西貢獻了兩樣美食,秦鎮大米涼皮和潼關肉夾饃。所以,別在這裡懷念杜甫 ...更多
一路的景物在變,味道在變,天地間不變的,唯有這兩隻向前的輪子。 單手換車胎 隴山山脈,一個很多上坡、很多碎石、很多轉彎,而且能夠讓車爆胎的山。對於騎行者來說,爆胎總是屬￿那些遇到糟糕的道路的人、跋涉過很長路程的人、不留意腳下的人、以及不相信自己會爆胎的人。 在隴山我經歷了一次難過的爆胎,因為我右 ...更多
再野一次 若問第一次從北京到甘肅的騎行經歷給我帶來了什麼?我可以用兩個字告訴你,那便是「野心」,那便是要用雙腳和車輪「包舉宇內併吞八荒」的願景。古龍在《楚留香》的最後一章講: 「來過、活過、愛過。」何嘗不是如此?丈量著共和國的城鎮鄉野,自豪的對天地講「這裡,我來過,我在!這樣的經歷,我活過!不同的 ...更多
薄T恤遇到冷鋒 1月18日晚,飛機到達廣州,發覺想像與現實有著巨大的差距,bye bye豔陽,bye bye火紅的南方天空,廣東幾十年不遇的寒流直接給我個下馬威。騎行需要簡裝,我只帶了一件禦寒的衝鋒衣,其餘的都是為了享受暖陽的速幹薄T恤。在芳村朋友家避過第一天的冷雨,氣溫下降到零下,第二天仍然是 ...更多
騎的推動力──吃! 若要問我在這個清冷的冬日,獨自騎行的路上時,腦中都想些什麼?我可以的告訴你,我起碼會用3小時計劃下一頓吃什麼?一般會列出幾種選擇,然後彼此比較、自己跟自己爭執、取捨,判斷出哪個是下一頓最想吃的,越想騎起來越有動力。 今天的路很長,一路都沿著東江逆流而上,雨時下時停,風也大起來 ...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