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們的起跑線》—— 30個不同的成長故事

「如果一定要贏在起跑線,我就永無翻身之日。」「我不聰明,但會感恩。」「這個世界為何有『二世祖』?」「你們明白孩子嗎?」結集30個不同起跑線的感人故事!

.....

起步點 & 轉捩點

陳雋騫 鋼琴家、製作人

  我的一生,有數不盡的起步點,每次都是在驚恐中起步的!

  學琴,第一次比賽是「包尾」,最差的那一個。小學,被選為早會的詩琴,完全不知牧師會選哪一首聖詩,就在第一次當詩琴的第一個早上,整首歌全部彈錯,禮堂裡沒有一個人唱歌,都在笑,我垂著頭,誰也不敢望的下台,回到課室,仍是垂著頭的上課。初中,被選入歌詠團,唱歌的有六十人,彈琴的只有我一個,肚痛也不敢告假。大學,在加拿大,第一次選科,爸爸病了,為了前途,選讀完全沒有興趣的生化物理。

  第一次開音樂會,是德國籍的同學Ron,自作主張地,幫我在大學圖書館開的午間音樂會,完全不知有沒有人來聽。結果,是愈來愈多人來聽,「點唱」很多不同的歌,我也第一次學懂如何用音樂與人溝通。

  生化物理實在無法讀下去,第一次大著膽跟父親說:

  「我要回香港讀音樂!」一邊讀書,一邊自薦在時代廣場和海港城彈鋼琴,竟然,成為香港第一個開創商場音樂文化的人。可是,不久,我弄折了指骨,不能彈琴,「被逼」創辦了自己的製作公司。父親常說:

  「最難給自己孩子的,就是挫折。」

去年,我第一次演音樂劇,唱了歌,跳了舞,今年,公司已經十五週年了!這個時候,我六十多歲的媽媽,開始學攝影。我的每個人生起步點,同樣是人生的轉捩點!每次都是在驚恐之中,跨出去,跨過去!漸漸跨「上癮」了,很期待看見新的一步,會是什麼景象,也更有勇氣和能力的,跨完又跨。直到今日,仍不斷地,開展新的起步點。

  結婚了,兩個女兒誕生了,又是人生另一個重要的新起步點。

  大女兒第一次上學,因為我和太太的工作都很忙,將她抱上校車,便揮手目送她自己上學。校車不到家門口,每天早上,因為她的步幅小,所以要走半小時的路才能上校車。這天,滂沱大雨,一樣的走路半小時上校車。看著孩子,更有能力地,不斷的踏上不同的起步點。

...

有愛才會贏

胡渭康 歌星

  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有「二世祖」?為什麼戰爭中出現偉大的人物?為什麼板間房會有八優狀元?什麼叫贏在起跑線?

  一九八二年,參加第一屆華星新秀歌唱大賽,之後簽約華星,與林利、孫明光組成「小虎隊」,「小虎隊」紅極一時,但是,我們每個人,都沒有什麼特別訓練和背景的。

  三年後拆夥,我便在東南亞登台演出。三十歲,知道父母原來不是親生父母,而是養父母之後,一個人移民到英國。一切都像在「嘭」的一聲下,變了!

  二OO七年,八十多歲的父母,同時患上腦退化症。我決定放下英國的一切,回港照顧父母。重踏香港,人面全非!好朋友張國榮、梅艷芳先後去世。初出道時,與阿梅經濟拮据,駕著「波子」來請我們吃晚餐的蔡楓華,風光不再。回望人生,誰能在計劃之中?誰能掌控浮沉?

  我家沒有傭人,沒有私家車,但沒有不開心。家裡還有多出來的衣物,贈送給環境比我們差的親戚朋友,很開心!

  假如,不是養父母的愛,視如己出,我如何能成長?如果,不是我愛他們,他們的晚年誰來照顧?

  有愛,才是一切的起步點!愛,威力是最大的。

  回到家,你第一句對孩子說的是:

  「做完功課未?測驗多少分?」還是:

  「上課開心嗎?我今天發生了開心的事,你今天有開心的事嗎?」

  去年,義務做了《動心的邂逅二O一五》音樂會歌唱導師,指導學生如何有信心地、專業地在舞台上演出,踏出他們的第一步。

...

你的主場,你的起跑線

黃家正  鋼琴演奏家

  誰也不喜歡被稱號、標籤。無奈被定型後我們總覺得不自在的,很不爽。「我不只是這樣吧。我的事,我是誰,你懂什麼?」每個人內心也充滿着無盡思緒、念頭,旁人焉能輕易一句理解?

  你可能不好被稱為「離地唔貼地」,或討厭別人說你「地底泥」「籮底橙」。但無論你在社會處於什麼位置,出生於什麼家庭,正在貢獻什麼價值,別人(家人朋友陌生人)都想幫你定型,因為這才能好在他們的腦袋中理解你是什麼人,用他們的尺量度你在社會的價值。

  我們自覺不值得被看小,那你也會戴著眼鏡去看別人嗎?

  您好,我叫KJ 黃家正,別人稱我為音樂神童、鋼琴天才、天之驕子、人生勝利組。說實的,我什麼也不是。我只是一個想做好自己,追尋意義和價值的一個人。

  很不該而帶有半點謙虛的說一說,我自七歲會彈琴的那一天開始,至今十八年的每一天我也十分出名,而且名氣隨Facebook Likes般日益增長。一舉一動、一言一行也自然地被批審。我的出身、我的運氣、我的際遇、老師學校、家庭工作也被放大、誇張。只有一點沒有被看重─我的努力。

  我不相信社會存着公平。從每人的觀點望出去,總能看到有人在頭上,有人在腳下。別人的成功與失敗和他們的起跑線可能成正比,也可能成反比。他人在社會的起跑線可能比你前,他的身體質素可能比你好。說實的,甚至可能他父母給他的錢會比你一輩子賺到的更多。就如有些人的音樂天份和際遇可能比我多,成就更大。但我也想問:別人善用他的才華及努力練習,他擁有成就哪有什麼問題呢?

  再退後一步想,我究竟想要什麼呢?若別人說人生是一場競賽、一場音樂比賽,那麼目標就是勝出。那給你勝出了,又如何呢?人生苦短,控制不到的,無助無奈的事很多。若我們想怎樣活也不能,只可跟着他人的步伐走,真的很可惜。

...

失落的一角

Ad Ng 插畫師

  郵件有「速遞」,攝影有「快拍」,婚姻有「閃婚」,連購物都有 「秒殺」。

  古語說,一寸光陰一寸金,寸金難買寸光陰。沒錯,現代人實在太珍惜光陰了,時間就是金錢,生存就要不斷加速,只有比別人更快,才能贏在起跑線上。過完美無缺的人生,成功靠「父幹」,誰個不想呢?想想都開心。但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,不完美還是佔多數吧。

  曾這樣抱怨過:

  • 父早逝,家庭經濟擔子落在自己身上,中五畢業便要出來工作,哪管你成績足以繼續升讀。

  • 到底把飯吃到哪裏了?都不長肉不長高,自小更體弱多病,每當看到魚缸內的金魚張大口換氣,便想到哮喘發作中難看死了的自己。吸一口氣是那樣輕而易舉的動作,為甚麼我卻是求之不得,輾轉反側?比死更難受?

  • 動過多次刀(但不是整容)。

  曾覺得生命裏的每一扇門都關上:~試着用短小的翅膀飛遠一點,可是,總是摔下來,找不到出路,周而復始。

  曾質疑過自己,自我形像低落;對外面的世界有著似有還無的疏離感。

  有本繪本來敲我的門:“THE MISSING PIECE”《失落的一角》──一個圓因為缺了一角,他非常不快樂,便動身去找他那失落的一角,最後終於找到了,但是圓卻發現自己再也無法歌唱⋯⋯。作者Shel Silverstein 用最簡鍊的線條,闡述有關「完美」和「缺陷」的寓言。

  一路上的跌跌碰碰,讓要求完美的我漸漸學懂,你覺得是理所當然的東西,原來都是神的祝福,所以,珍惜、感恩很重要。感謝生命的不完美和缺憾;感謝每個挫折,因都有它的積極意義,透過身上的缺憾,我們才有追求,才能發現新的可能,才會去成就更多無限可能的自己,讓人生更完整。

  成功的快慢有那麼重要嗎?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要什麼,不要比較,及以自己的速度走下去。自己從沒想過,可以將興趣(繪畫)作為工作,畫出傳達安慰、溫暖與幸福的作品;又那會想過,2013 年能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行插畫展,透過圖畫與文字,在浮躁喧囂的城市裏與一個又一個陌生人分享和打氣?

  過去可以不忘記,但可以放下。現在我非常感謝自己的過去,正因為有了那些過去才造就了現在的我。

  只管這樣相信:「上天會為我們在百般的試煉中開一條出路。」無論你正在經歷什麼,堅持住,你定會看見最堅強最精彩的自己。

  只管這樣相信:「萬事都有定期──在一個祂應許的節奏裡,享受當中的甜酸苦辣滋味吧!別害怕苦,不苦的人生肯定不甜。」

  只管這樣相信:「兩點之間最短的距離,不一定是直線。」

...

態度決定一切

周永文、周海文 中學生

  父親早逝,母親因精神問題,無法自理及照顧子女,兄弟二人自小就與兩位姐姐,分散寄住在不同的兒童之家、寄養家庭。支離破碎,就是我們的童年。

  分開六年後,獲批特快公屋,四姐弟再次同住,但彼此沒有感情,經濟又困難,經常吵罵,每天都在「捱」日子。我們都讀過中學,但英文全部不懂,哥哥文憑試零分,弟弟無心向學,都覺得自己是無用的人。

  認識了「香港基金教父」雷賢達先生,在他的推薦之下,入讀筏可中學。

  初來時,擔心自己超齡,會被人笑,不說話,二人都很靜。因為一次尋找失了的錢包故事,貓姐老師叫我們做義工,又與我們分享零食。然後,Miss Lee 又幫我們過了一個難關,就開始夠膽說話了!今年,兄弟二人還合作做司儀。

  這裡像個大家庭,校長、老師,視學生如親生仔女,願意投放時間在學生身上,叫我們不要再Hea(懶散無所是事),經常問長問短。很適應宿舍生活,重拾童年住院舍的集體生活感覺,我們現在兩份住上下格床。

  我們的志願,就是考好文憑試,能夠入大學。

  如果起跑線真的是最重要的話,我們就永無翻身的機會了!但是事實證明,一切都能改變。

  對我們來說,態度才是最重要。父早逝,母有病,如果我們繼續抱負面的思想,只會更坎坷,甚至重蹈父母的覆轍,我們要用自己的態度,扭轉一切。

  我們深知,恩人和機會,不是輕易出現的,一旦出現了,就要好好的抓緊和把握。

  媽媽已由醫院轉到復康院舍,面對面能認得我們了,她能夠改變,我們都可以!將來有能力,一定會盡力照顧好媽媽。

...

能夠在一起,已經很好了

宇晴、志明、志剛 中學生

  我們都是新移民,來到香港,很苦!不懂說,不懂外出,連坐巴士、地鐵都不懂,有話不知跟誰說。

  讀書之前,在餐廳打工, 動作慢點都被老闆罵。但,其實老闆很好,跟我說人生道理:

  「抓緊機會將書讀好,不要結識壞朋友。」餐廳剩下來的飯菜,讓我拿回家。我們三姐弟,會去沙灘挖蜆、抓魚,一家人每月就用幾千元,吃點腐乳,就是一天。每天的生活,都是大姐姐宇晴在打點,弟弟說:

  「我們都撐家姐,知道家姐辛苦。」

  不久前,老二幫父親開工,被車撞傷,「仁濟基金會」的鮑sir 知道後,便啟動基金資助醫藥費。之後,三姐弟都進了筏可中學讀書。幸好有這樣的學校,像我們這樣的孩子,學校都收。

  有書讀、一家人能夠在一起,就是好的開始。我們三姐弟都不聰明,但會很勤力讀書。

...

首要學懂的,是感恩!

惲福龍校長

  沒有學懂感恩,其他的都不會有,都不用再說下去。不懂得感恩,有最大最美的學校在眼前,都沒有用。有天下間最有學問的老師在身邊,都沒有用。有最好的生活生存環境,都不會看見。天有多藍,聲音有多悅耳,都不會聽到。其他什麼尊重、誠信、發揮才華⋯⋯全部都不會有!學生對我說:

  「父親吸毒,母親抑鬱症,姐姐經常被抓進警局,我為何還要感恩?」

  我說:

  「海嘯捲走三十多萬人,你不是其中一個;地震被壓在瓦礫中的,沒有你;恐怖襲擊五十人死亡,人質驚慄三小時你不在那裡,就要感恩!」

  如何令孩子學懂感恩?家長、老師、校長以身作則。有人問:

  「你是基督徒,為何在佛教學校當校長?」我說:

  「佛教學校都願意聘請我這個基督徒當校長,我為何不能感恩來當校長?」

  孩子的贏輸,不是在能力,是在心力。

  孩子為何終日打機?因為家長與孩子沒有話題,無「偈傾」,沒有一起做的事、玩的遊戲。這樣,不論安排什麼,每天過的日子,最終都是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