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世紀華僑巨人 胡文虎

胡文虎,OBE(1882年-1954年),生於緬甸,祖籍福建省永定縣,客家人。1954年胡文虎因胃病,到美國做手術,在返回香港期間途徑檀香山時,心臟病發逝世。

胡文虎的藥業、報業、慈善事業,都無法不用龐大去形容。橫跨20世紀10年代末至50年代,足足半個世紀,遍佈中國、東南亞、印度(有說還有日本、台灣),經歷抗日、二次大戰、國共內戰,在他逝世之前,都未有衰落過!堪稱一代巨人!

有人認為,他利用藥業、報業、慈善事業、支持抗戰、花園別墅、出位宣傳及媒體形象,將事業、財富推到高峰。事實上,利用資源推高自己事業和財富的人何其多,能夠成為巨人的,又有幾人?

回顧胡文虎的一生,他擁有獨特的性格、道德的根基、非凡的勇氣、無際的思維、豐厚的內涵、果敢的決斷以及驚人的魄力,這一切都並非僥倖的!

(一)緬甸客家華僑,父創「永安堂」

胡文虎父親是胡子欽,遠祖是南宋著名文學家、政治家胡銓。家族輾轉遷徙,後定居客家土樓,永定金豐大山。胡子欽為了謀生,19世紀末,乘「大眼雞」船漂過大洋,隻身到了緬甸仰光當中醫,懸壺濟世,在一楝破舊房子裡「永安堂」國藥行,娶潮州僑女李金碧為妻,誕下三兒文龍、文虎、文豹,長子文龍早逝。


圖:(右)父親胡子欽、(左)母親李金碧

傳統教育,自幼立志

胡子欽人在海外,心繫家鄉,1892年將10歲的胡文虎送回故鄉福建讀私塾土樓,接受中國傳統教育,於4年後回仰光,隨父親學習中醫。1908年胡子欽病逝,遺言:

「做人要有志氣。」父親的遺言再加上私塾從「人之初,性本善」,讀到「子曰:三軍奪帥也,匹夫不可奪志也」,成為胡文虎畢生言行,空前龐大的種種事業的基礎!

承繼「永安堂」,創製萬金油

胡文虎與弟弟文豹,繼承父業「永安堂」。胡子欽為人正直樸實,又經常贈醫施藥,「永安堂」艱苦經營,依賴母親李家支撐。26歲的胡文虎,已顯出其經商天賦,明白中藥與西藥爭雄,必需改進,勇於變革。他環遊中國、日本、暹邏(今泰國),考察中、西藥經營實況,亦掌握油、粉、丹的分別和功效。


圖:粉的功效是比丸快,所以虎標對治頭痛是用粉

返回仰光,聘請西醫師、醫劑師,針對南洋炎熱的天氣,人們容易中暑、頭暈、疲乏,回想胡子欽行醫時,曾以國內清神解暑的「玉樹神散」治病,胡文虎即據其藥理改良,創製療效特好,既能外塗,又能內服,攜帶方便,價錢便宜的萬金油。

不說不知,不少用家還說,萬金油用來治木虱,是非常有效的!

並創製頭痛粉、八卦丹、清快水,與萬金油合稱「虎標四大良藥」,以老虎為商標,療效顯著,品質優良,尤以萬金油最為暢銷,幾乎家家都備一瓶。 銷情迅速並遍佈鄰近的新加坡、馬來西亞。

(二)龐大的醫藥事業!

胡文虎具有市場觸覺,策略性地安排在緬甸接受英式教育的弟弟文豹,留守仰光,而他則前往海外去開天闢地。

1908年承繼「永安堂」後15年,為了適應國際市場,胡文虎走出緬甸。1923年,決定將「永安堂」總部,遷到新加坡,並開設製藥廠,管理和技術人員有30多人,生產工人更多達600多人。32年再遷到香港,在廣州、汕頭增建藥廠。37年廣州「永安堂」落成,成為大陸主要經銷虎標良藥的基地。


圖:新加坡「永安堂」(左)、廣州「永安堂」

萬金油遍佈東南亞,成為首富

虎標良藥,迅速發展!30年代,虎標良藥已在曼谷、吧城、檳榔嶼、棉蘭、泗水等地設了分行。國內各大城市,如天津、上海、汕頭、廈門、福州、漢口、長沙、貴陽、桂林、昆明、西安、海口、惠州、乃至印度大市鎮,都設立分行。

所有「永安堂」都有一個特點,就是建在十字路口上。

銷情橫跨整個西太平洋、印度洋,包括中國、印度人口最多的市場,空前龐大!據統計,30年代虎標生產每年平均:

  • 萬金油 900萬打
  • 頭痛粉 600打
  • 八卦丹 300萬打
  • 清快水 60萬打

營業額達叻幣1000多萬元,約為6000萬港幣,生產值達叻幣1.2億元,約港幣7億,在20、30年代來說,是天文數字!抗日戰爭前是高峰期,估計顧客相當於全人類的一半!收益更是無可估計!胡文虎亦成為了「萬金油大王」,東南亞首富!

被譽為仁義經商

胡文虎所言所行,都獨具性格、眼光、見解、立場。1929年至1933年間,世界經濟出現大衰退,席捲全球。然後37年日本侵華,中國全面抗戰,緊接在39年又爆發第二次世界大戰。

烽火瀰漫,經濟急劇惡化,各國商人,都趁機壟斷市場,操縱經濟,尤其與民生息息相關的物品,囤積居奇,令中小企業接連倒閉,民間牽起搶購潮,比太平盛世更爾虞我詐,百姓雪上加霜,飢、寒、病交煎!

環繞最大僑商的胡文虎,身邊不乏獻計者,建議壟斷大米、橡膠的市場,當市場缺貨時,高價拋售。但胡文虎斷然拒絕!自幼受儒家教育的胡文虎,深知這樣做,是自己發財,卻令更多商戶倒閉,甚至家破人亡,百姓和社會更悲慘!他說:

「不義之財,不正之業,更不屑取,更不屑為,此即『義』字。」

他父親行醫,兄弟二人經營「四大良藥」,原是以懸壺濟世為本。胡文虎在亂世中的義行,令他備受尊重,虎標更超然屹立!今日,貴藥、假藥、黑心食品當道,不得不懷念「萬金油」精神。

胡文虎與胡文豹,更是將事業收益作慈善用途的先軀,定期將「永安堂」的部份收益捐出。胡文虎又在自己的豪宅「龍虎別墅」旁,建「虎豹花園」雕塑,宣揚善惡因果,警世的「十八層地獄」及「廿四孝故事」美德,免費開放給市民遊覽。

商業奇才,潮流教主

萬金油,乃至虎標「四大良藥」為何能夠迅速雄霸藥業,風靡天下,相信,時至今日,仍是一個很好的市場學課題。

首先,胡文虎、胡文豹親自監督的良藥,品質好,療效高,針對地域、大多數民眾身體問題。同時,包裝輕便但精美,小扁盒裝、六角瓶裝、套裝,層出不窮。還有,深入家庭,一見不忘的廣告。

胡文虎的行銷頭腦,一流而且一絕!創新、破格、易記、難忘,還舖天蓋地,做廣告從不手軟,走在潮流前方,還帶領潮流,堪稱「潮流教主」!

《譜寫虎標傳奇》的作者,「新加坡國立大學」中文系文學博士沈儀婷博士,形容胡文虎是「百年前時髦創業家」、「他對流行文化非常敏銳,對消費者的心理與需求,以及周遭環境、時尚潮流、人心所向、普羅大眾的憂慮,都很敏感,也十分擅長『包裝和『說故事』。」

他以老虎做商標,讓人記得是胡文虎出品。老虎不同生動的形態,在不同效果和用途上出現。他還斥資,在車廠特訂改裝了一部車,燈做成老虎眼,喇叭像老虎叫。然後,組成虎牌宣傳隊,隊員穿上虎標服裝,有些更是老虎形態,打鑼敲鼓奏樂,「永安堂」改名「永安堂虎豹行」,他下令所有市場宣傳負責人:

「賠錢在廣告上,賠得對,你們不用管,提款照拿。


圖:虎樂隊行進鎮上,預告新的一家永安堂藥行即將開張。

「永安堂」外牆寫了「虎標萬金油」、「虎標八卦丹」、「虎標頭痛粉」、「虎標清快水」,老遠都看得見。

在沒有電視、電台、網絡的時代,廣告主要就是霓虹燈、單張、海報、冊子、畫面文字廣告。當時,只要那個地方有萬金油,就看見五光十色的萬金油霓虹燈廣告,海報貼滿大街小巷,飯店、戲院,甚至公廁的外牆、燈柱上,總有廣告在你附近。


圖:關公、張飛為「永安堂」宣傳

硬銷之外,還有軟銷,就是在報紙上,刊登隨筆小品,與廣告呼應,雙管齊下,將虎標藥如何優良,滲入家家戶戶:

「藥品的好壞,看廣告是不足為憑的,一定要嘗試過後,才能分曉。『永安堂』的虎標良藥,之所以風行天下,無人不用,就是因為,經過無數人的嘗試後,無不靈驗的緣故。」

報紙廣告,也十分出色。他專聘文人,撰寫構思別出心裁的廣告稿。例如八卦丹的廣告上寫:

「一對戀人接吻,男方口臭,正在掃興之時,怎麼辦?口含八卦丹,包你吐氣如蘭。」萬金油和八卦丹的廣告更好玩,講述「關公刮骨療傷」,最後揭曉關公為何如此厲害?因為塗擦了「虎標良藥」。

另一則是講述「張飛喝斷長阪橋」:

「張飛為何三聲就喝斷長阪橋呢?只因為他上陣前,吃了虎標八卦丹,擦了虎標萬金油」這樣的廣告,在只懂硬銷的年代,就是脫穎而出!


圖:觸覺敏銳,廣告家傳戶曉

他的觸覺很快,當年,國民政府提倡「新生活運動」,胡文虎抓住這題目,在上海各大小報紙的頭版,用特大號字號:

「提倡新生活,必須揩油」,接著說:

「運動是好的,多揩萬金油,精神就更加煥發。」「九一八」事變後,上海青年學生,罷課遊行,國民黨元老吳稚暉,破口大駡:

「放屁,放屁,真是豈有此理。」胡文虎照樣抓緊機會,上海「永安堂」的負責人,又刊登頭版大字廣告:

「放屁,放屁,真是有此理。」下面登了顧客寄給永安堂的信:

「因為肚痛,開水送服萬金油,放了幾個屁,就痊癒了。」真的既出位,又收宣傳之大效。深入人心,家傳戶曉。

除了用標語、看板、廣告和旗子裝飾永安堂藥行,胡文虎還立起了一座立體的建築來宣傳他的藥品。據現存的史料表明這座亭狀建築曾立在繁忙的十字路口。其外觀如同多個虎標萬金油疊加在一起,頂部為一隻老虎雕塑。它被作為便捷的藥鋪用以銷售永安堂藥品。這座富有想像力的建築十分吸引路人,並在他們的腦海印下了虎標這一名字。

最珍貴的宣傳,要算20世紀30年代初,流傳成都,一本32 開,彩印虎牌藥品宣傳冊,圖文並茂,雅俗共賞、色彩豔麗、內容時尚,堪稱當時廣告的經典作品。

在新加坡,新年快到時,「永安堂」會派人在路口,掛起老虎圖案,寫著「永安堂」的紅字燈籠。更印製日曆,其中一幅「美女伴虎」,是一個美女,環抱著老虎脖子。日曆一印,搶得清光,連英國駐新加坡總督夫人都青睞這日曆。

沈儀婷曾撰《譜寫虎標傳奇》,形容胡文虎是百年前,時髦創業家。這樣的宣傳手法,真的令人嘆為觀止!

全面決戰日本仁丹

20、30年代,成都非常繁華,商業市場很大,競爭很激烈。當時的四川成都,能與萬金油分庭抗禮的,只有日本仁丹。就算在抵制日貨的抗日期間,仁丹仍佔據市場。商場如戰場,再加上家仇國恨,胡文虎誓言:

「不惜任何代價,把仁丹趕出成都!」一場廣告惡戰,就此展開!

當年,成都的負責人胡萬里,到處義診,贈送萬金油。四處張貼廣告之外,也組織了5大虎型宣傳隊。每隊50人,共350人,每天走入成都及周邊地區大街小巷,宣傳抗日,兼虎標藥。宣傳隊員,身穿虎服,有些更裝成老虎,胸前有「永安堂抗日宣傳隊」彩帶,到處巡遊。還上演街頭抗日話劇、載歌載舞,市民團團圍著觀看。結束時喊這段小板:

「小日本,太兇狠,殺人放火不眨眼;中國人吃中國藥,不吃日本小仁丹!」

很快,萬金油全面佔據成都,仁丹銷情呆滯。1940年日本轟炸重慶時,就將三層的「永安堂」分行,炸得粉碎!胡文虎不但毫不傷心,還氣慨凛然的說: 「值得值得!只要壓倒鬼子的仁丹,再炸一座都值得!」

(三)龐大的報業體系!

1918年,胡文虎在緬甸集股創辦《仰光日報》。自此之後,迅速地,建立了空前龐大的報業體系!

  1. 1918年(有說1919年)──創辦緬甸《仰光日報》
  2. 1928年(有說是1919年、1923年,1927年,維基說是1929年)──創辦新加坡《星洲日報》
  3. 1929年──創辦新加坡《星華日報》
  4. 1931年──創辦汕頭《星華日報》
  5. 1935年──創辦廈門《星光日報》
  6. 1935年──創辦新加坡《星中日報》
  7. 1937年──創辦廣州《星粵日報》
  8. 1937年──創辦重慶《星渝日報》(一年後,將全部設備轉讓八路軍重慶辦事處《新華日報》)
  9. 1938年──創辦香港《星島日報》
  10. 1938年──創辦香港《星島晚報》
  11. 1938年──創辦香港《星島晨報》
  12. 1939年──創辦檳榔嶼《星檳日報》
  13. 1940年──創辦新加坡《總彙報》(41年成立"Sin Poh Amalgamated Limted"管理屬下所有報紙)
  14. 1947年(有說45年)──創辦福州《星閩日報》
  15. 1948年──創辦香港英文《虎報》
  16. 1950年──創辦新加坡英文《虎報》
  17. 1951年──創辦曼谷《星暹日報》
  18. 1951年──創辦曼谷《星暹晚報》
  19. 1952年──創辦東馬來西亞沙勞越《前鋒日報》

(原已計劃在緬甸辦《星仰日報》、荷屬東印度辦《星巴日報》,都因戰爭爆發半途而廢)

深知傳媒的重要,改善世道人心

跨國的星系報業,當然對虎標商品,有很大的宣傳作用。但胡文虎於1938年《星島日報》創刊號中,自我表白辦報的宗旨。他深知傳媒的重要,不但在宣傳,更在團結民族,改善世道人心!他說:

一. 幫助政府從事于抗戰建國之偉業; 二. 報導新聞,兼為民族之喉舌; 三. 提倡學術,發揚科學之精神; 四. 改變風俗,善導社會之進步。1940年接辦《總彙報》時,胡文虎又說:

「不以營利為目的,專以服務為前提,宣傳抗日救國,堅民眾之信念。」他的原則是:

「報導必須翔實靈通,促進中外國際友好睦誼,宣導地方各民族融和合作。」

萬金油名聞遠至歐洲

胡文虎更自購飛機,載送報紙,在當時的東方世界裡,這是一件破天荒的創舉!

胡好,是胡文虎的三兒子,協助在香港創辦《星島日報》及創辦「星島體育會」,藉著足球,將萬金油帶進英國市場,成為球員扭傷、筋痛的最佳特效藥,《譜寫虎標傳奇》載:

「當楊絳在《我們仨》中回憶,1935年隨夫婿錢鍾書,留學牛津時,他唯一穿禮服的場合,是應C.D.LeGrosClark及其夫人之邀,到聖喬治大飯店赴宴⋯⋯我在樓上窗口往下望,看見飯店門口,停下一輛大黑汽車。有人拉開車門,車上出來一個小小兒的東方女子,LeGrosClark夫人告訴我說:她就是萬金油大王,胡文虎之女⋯⋯」


圖:胡文虎的三位太太和她們的3個孩子。第二排(太太們)從左往右依次為:黃玉謝、鄭炳鳳、陳金枝。第一排(孩子們)左往右為:胡二虎、 胡一虎、胡仙。

當時,胡文虎的女兒胡仙,只有4歲。但足可見,萬金油在1935年,不但已經進入英國,還已廣為英國人知曉的國際品牌,「萬金油大王」更家傳戶曉。

胡文虎的業務,亦不只在醫藥、報業,還有銀行、交通、土產等等。

可惜, 1951年胡好乘坐胡家飛機,在泰國及馬來西亞上空,撞山失事逝世,享年32歲!三年後,胡文虎病逝,22歲的長女胡仙,臨危受命,承繼龐大的胡氏家業。

(四)敢言敢行,領導群雄,奠定客家文化

胡文虎一直致力提升客家文化、客家人的地位,團結海外華僑。為了捍衛客家人聲譽,曾不惜法庭訴訟。

1921年,與香港大學中文學院首任系主任賴際熙,僑商李瑞琴、黃茂林、廖新基、徐仁壽、古瑞庭等,創辦「香港崇正總會」又名「崇正會館」(是否創辦?好像在新加坡先有,胡文虎擴展到香港),28年當選會長,繼而成為永久名譽會長。

他斥巨資,資助首創族譜學的歷史學家羅香林,創立「客家學」,研撰《客家源流考》、《客家研究道論》、《客家史料匯編》等巨著,其中客家五次大遷徙的悲壯史實,感動世界,推動全球「客家熱」,在學術上,奠定客家文化的根本基礎。胡文虎赫然成為客屬、華僑領袖。

「崇正會館」是香港的歷史悠久的客家人組織,也是世界上創辦最早、影響力大的客家組織之一。

創辦「南客總」,文化薪火相傳

1923年,與湯湘霖等,倡辦新加坡「南洋客屬總會」(簡稱「南客總」),胡文虎為第一任會長,湯湘霖、藍禹甸為副會長。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,為永遠名譽會長。當時,是新加坡唯一打破省界限制的華人社團,28年大廈落成,29年新、中、英、荷、泰各地代表數百人,參加成立大會。

決議創辦「華文學校」、圖書館、體育部、中西樂劇部、福利互助部,以及招待所。

然後,每年或半年聚會,他都提及,要開辦「炎黃文化課」,他認為,中華文化薪火相傳是很重要的。總會一直延續至今,現任總理李顯龍,為永遠名譽會長。 在胡文虎的支持下,馬來西亞、沙撈越、緬甸、印尼等地,成立了53個客家公會。他出錢出力,凝聚連繫各地客家人,形成強大的網絡。同時,為東南亞華僑,尤其在經濟不穩定、排華風潮惡劣環境下,爭取權益,影響政策,更為營商創造機會。

44年,胡文虎被推舉為「香港華人協會」主席。

初到貴境,就與第一號人物,對著幹!

萬金油的總部,在1923年,從仰光移到新加坡,初到貴境,胡文虎就與當地第一號人物陳嘉庚對著幹!胡文虎原是陳嘉庚「怡和軒俱樂部」大額下注的上賓賭客。不久,胡文虎自己開辦「威爾基俱樂部」搶生意。1927年胡文虎創辦《星洲日報》,頓成陳嘉庚稱雄華僑界《南洋商報》的勁敵。抗戰期間,陳嘉庚成立「南洋華僑籌賑總機關」,胡文虎則建立「南洋客屬總會」,兩方都推動籌款,胡文虎動在《星洲日報》說:

「愛國是華僑的天職」。看來,事事都與陳嘉庚打對台。但胡文虎竟然坦然自白,是烘雲托月的最好「上位」宣傳:


圖:(右)陳嘉庚

「陳嘉庚是世界知名人物,在南洋生意做得這樣大,又做了許多公益事,人人認識他,敬重他。就是遠在家鄉,他也是建樹頗多,著名的『集美學村』、『廈門大學』都是他創辦的。我胡文虎不過是一個仰光商人,初來新加坡,沒有多少人認識我。但是我來到新加坡,就敢與社會上最有名的陳嘉庚作對,我的名字,便與陳嘉庚相提並論了!這不是一個揚名的好辦法嗎?我為什麼怕與陳嘉庚作對呢?他是已經出名的人物,彼此鬥爭。被我贏了,我的名字就在陳嘉庚之上。即使輸了也無妨,雖敗猶榮,我胡文虎的名聲也就傳開了,這不是很划算的事嗎?」 這種「市場理論」實在別開生面,猜他不到。

識英雄重英雄,一片詳和之氣

戰爭期間,經濟蕭條,各地排華風氣日熾,這兩華僑領袖,不約而同地,考慮到兩件大事:一是海外華僑的團結,二是復興華僑的實業。

1941年日軍佔領香港,曾將胡文虎軟禁在半島酒店。同時,被選為國民政府「參政會」華僑代表。43年,胡文虎即以港商身份,赴日本東京,見首相東條英機,陳述日本港督及財務部長,對華僑暴歛,卻被指是漢奸。陳嘉庚即在《南洋商報》社論題為《為胡文虎請命》,說胡文虎作為一個平民身份的商人、慈善家,在日軍淫威下,反抗乏力。並請在港日軍政府,不要因此舉「影響及英國政治穩定性」,不要因為限制胡文虎一人,而引起全體華人的反感。 胡文虎在政治上出現危機時,陳嘉庚顧全大局,毅然放棄前嫌,出面為他請命。

此文一出,胡文虎的《星洲日報》馬上全文轉載,以4號大字,刊於頭版,轟動整個東南亞!港日政府迫於壓力,宣佈解除胡文虎行動自由禁令。隨後,香港總督還給頒發「聖約翰爵士勳銜」。

戰後,胡文虎在復刊的《星洲日報》撰文,希望與陳嘉庚合作,推動南洋華僑的團結。翌日,陳嘉庚的《南洋商報》全文轉載,響應胡文虎。不久,陳嘉庚的言論,又在胡文虎的《星洲日報》上轉載。

兩大華僑領袖的言論,在彼此對方的報紙刊出,實屬從未有過的事情!南洋華僑,為之歡欣鼓舞,奔相走告,一時間,馬六甲海域,瀰漫著一片祥和之氣

堅守忠義,為民請命

至於胡文虎會見東條英機,被指為漢奸一事。1992年,廈門市政協文史委副主任洪卜仁,公開當年二人談話的原始記錄: 「東條英機,要胡文虎調運緬甸和東南亞過剩的大米到中國,利用與他和蔣介石的關係,換運國統區的鎢礦轉運日本。胡文虎即從交通工具無法解決,及自己仍身處軟禁之中為由,加以拒絕。胡還抨擊汪偽政權的腐敗,不得民心,並向東條英機探詢,中日戰爭何時結束,被在場的東條幕僚制止。」 這段記錄,不但正式令胡文虎恢復聲譽,更清晰可見,胡文虎不論自己是萬億家財的富翁,不論在敵陣之中,都堅守忠義立場,不為自保,為華僑、百姓請命!

(五)龐大的慈善捐獻!

胡文虎除了事業涉及的款項,是當年的天文數字之外,他捐獻慈善的款項,都是天文數字!

在福建土樓接受4年中國傳統教育,對胡文虎的言行,影響至深至大。

當事業如日中天,名聲顯赫,財富無法估計的時候,胡文虎始終本著「取諸社會、用諸社會」、「財聚人散、財散人聚」的信念和哲理,持之不變!

從20年代開始,胡文虎便賑災不遺餘力,1927年夏漳州水災,28年春漢口火災,35年夏長江水災,37年春西藏大旱災等,先後捐贈50萬,並運送大批虎標良藥到災區。

發願捐1000所學校,100所醫院

胡文虎發宏願,在有需要的地方,建「千所小學」、「百所醫院」。發願之後,便一直朝這個方向實踐。唯戰禍連連,到胡文虎逝世時,究竟是否千所學校,百所醫院沒有統計,但資料顯示,在1929年至1949年間,胡文虎出資約共7,000萬美元,約6億元港幣,在中國修建醫院、醫療設施和學校,亦共以數百計。 更重要的,是水深火熱的戰爭期間,他猶如參與其中,不斷捐款、買醫療用品、運藥、支援救治團隊,又維護華僑的實業。他捐款最早、款項最大,醫療藥品捐贈最多,已達難以估計之數!

在醫藥上賺取財富的胡文虎,捐出超過5,500萬美元,改善醫療設施。修建的醫院,遍佈國內各省、香港和曼谷等地。30年胡文虎環遊中國各省,每到一處,就為當地的醫院捐款。目睹南京、上海、汕頭、廈門、福州、惠州等地,醫療服務不足,即撥款修建醫院。為了實踐百所醫院,他匯款1000萬元建院,大縣1所10萬元,小縣1座5萬元,分存於中央、交通、農業銀行備用。


圖:1933年胡氏兄弟捐建「南京中央醫院」

35年與弟胡文豹,捐建福建省立醫院。一直至38年,捐建了醫院的門診部、普通病房和醫護工作者宿舍


圖:(左上)門診部就設在這棟樓、(右上)格子圖案的牆磚和鐵鑄的醫院大門為醫院增添了幾分高雅的氛圍、(下)這一側的普通病房樓是依據可接受的最大採光度而設計的。

50年英女皇特授胡文虎「聖約翰救傷隊爵士勳位」,51年胡文虎於香港大學設立「胡文虎婦產科病系獎學金」。

捐獻事業收益的先驅

美國的股神畢菲特、微軟總裁蓋茨、facebook創辦人朱克伯格都捐出從事業賺取的身家,造福社會,但都不及胡文虎早。1932年,胡文虎與胡文豹,下了一個決定,改制「永安堂」,成立「虎豹兄弟公司」,並就在公司章程裡聲明:

「將收益用作捐獻給慈善事業。」此後,兄弟每年都實踐承諾,捐出收益的25%,一直增至60%。當時,重伸「百所醫院、千所學校」的宏願,積極實踐。兄弟二人的善行事蹟,家傳戶曉。慈善事業遍佈醫療、學校、抗戰、孤兒、安老,還有佛教上。

當時,能夠成為「永安堂」的員工,就等於生活有保障。就算到了無法工作時,仍然繼續支薪,安享餘生。貧窮家庭有喪事,「永安堂」予以資助。由於「永安堂」的福利超好,所以,縱使在50年代,新加坡出現經濟衰退時,胡氏企業,從來沒有勞資糾紛。直到胡文虎、胡文豹逝世前,慈善捐獻都沒有停止過。

從千所學校到掃盲運動

20世紀90年代之前,中國的文盲,高達80%。胡文虎堅信,只有通過正規的教育,才能夠培養良好的公民。但他看見,中國教育落後、不普及,尤其貧困山區,連最基本的小學都沒有,適齡兒童無法上學,決定興辦初級教育。1936年,他捐出350萬,在五年內,建小學千所。擬在福建80所、廣東50所、廣西30所、貴州20所,其他省10所,由省政府成立專門委員會,管理和實施。

他將捐款匯存在上海、昆明、香港等中國銀行,逐步推行。抗日戰爭爆發前,全國已建小學300所。戰爭期間,胡文虎建醫院和學校的捐款,仍存在銀行,但戰爭巨變之後,餘額已不復前數。

究竟,最終是否建了千所學校,沒有統計,但亦可稱多得無法星數。胡仙近日經過中緬交界地區,赫然發現一間學校,是父親胡文虎捐建的,之前沒有紀錄。據資料:

再捐15萬元資助中山大學、廈門大學、福建學院、廈門中學等40餘所大、中學校。胡氏兄弟,又相信漢語和文化教育,是不可分割的。於是在香港、新加坡和檳城,捐助漢語和英語教學的小學。


圖:(左)胡氏兄弟,首先在家鄉中川村,建了一所小學,學校道上還雕刻了老虎。 (右)在20世紀30年代,胡氏兄弟在中國農村,建立了300多所小學。穿過這扇門,便進入了建於1936年的民族(國立)小學。在門上的矩形石板上雕刻著:「胡文虎和胡文豹兄弟捐建貴州省荔波縣水慶鄉小學」(現荔波縣瑤麓民族小學)。1986年,中國政府把這所小學列為「文化遺產保護單位」。

二次大戰之後,百廢待舉,更需要學校,胡氏兄弟分別在香港、新加坡和福建,繼續修建學校,並支持中國50年代的「掃盲運動」。據資料,他資助的學校:

上海大廈大學、上海兩江女子體育師範專門學校、上海口瓊崖中學、汕頭市立第一中學、汕頭私立迥瀾中學、廣州中山大學、廣州嶺南大學、廣州仲愷農工學校、檳城菩提學院、福州福建學院、廈門市大同中學、廈門中學、雙十中學、中華中學、群惠中學等。國內教育的捐獻,達1600萬美金,其中大學及不同種類學校,達130萬美金。

還有資助香港的華仁中學、志蓮中小學、慈航學校、胡陳金枝中學、慈幼中小學、鯉魚門漁民學校。志蓮安老院、般若安老院。設立馬來西亞漢語大學基金,在新加坡捐建10多所義務學校和中小學。

捐助抗戰,華僑中最早最多最持久

日本侵華,中國陷入痛苦的戰爭中,胡文虎團結華僑,投入抗戰,即於「南客總」演說:

「現在正是國難當頭,我們要發揚炎黃精神,團結一致,奮力抗戰,有錢出錢,有力出力,堅決打敗日本鬼子!」在他的號召下,「南客總」為捐款300萬元叻幣,又說:

「對於忠字,鄙人以為忠於國家為先,所以愛國觀念不敢後人。」

1931年九一八事變,日軍佔領東三省,胡文虎迅速支援馬占山將軍,捐出2萬元和大量藥品。何香凝在香港組織北上救護隊,胡文虎匯捐1萬元,贈虎標良藥10萬包。33年,再贈虎標藥品30萬箱到前方。又從美國購買紗布數萬筒、藥棉、絨布,由香港轉運給北平、天津、上海、福建、江蘇、廣東等地的救護團體,捐獻救護車給衛生部門。

32年日軍進攻上海,他電匯3萬元和大量藥品,又捐一萬元,資助「香港紅十字會救護隊」500多名學員,回國支援。36年秋,捐出虎標藥品4萬件,交閻錫山前方將士。

37年八一三淞滬抗日大會戰,他馬上支援第十九路軍,蔡廷鍇將軍說:

「本軍在滬抗日,胡君援助最力,急難同仇,令人感奮。」重慶《新華日報》41年2月撰文:

「捐資抗戰達數千餘萬之巨」、「付資於義捐及公債者達數百萬元」。

還對難民提供戰爭債券,向遭受火災和水災的地區,提供救濟,修建寺廟、難民收容所。

認購公債,買米平售,收容孤兒

38年,以「南客總」會長和「國民政府救國公債勸募委員總會」常委名義,號召12個城市華僑,認購公債1300萬元,義捐款2000萬元,合計3300萬元。胡文虎一人認購「抗日救國公債」250萬國幣,加上義捐超過300萬元,成為抗戰中,個人捐款最多的華僑。他致電相關政府機構說:

「他日還本與否,尚未計及,苟得歸還,即吾祖國復興之時,屆時仍將一本初衷,將該款舉辦國家公益事業。」又說:

「際此全面抗戰之時,正吾人報國之日,有錢者出錢,有力者出力。」忠於「愛國不敢後人」。

同年,廈門淪陷,胡文虎家鄉福建,嚴重缺糧,他集資公司,在海外購買10萬多包大米,運往漳州、泉州,平價上市。進入冬季,他捐款1萬,作為『香港救濟難民委員會費』。39年購買10萬元名譽券,41年香港淪陷後,他捐助「粉嶺兒童救濟院」,收容孤兒數千人。

令人注目的,是41年春赴重慶,參加「參政會」開幕,捐獻200萬戰傷救濟款,認購公債50萬元,贈救護車4輛,紗布數萬筒,藥棉9000磅,絨布8萬捆,金雞納霜5萬大桶,虎標良藥上百萬包。周恩來特示《新華日報》2月重慶《新華日報》撰文:

「胡氏宅心仁慈,廣濟博施,十幾年前即決定提存『永安堂』盈利四分之一為慈善公益專款,後逐年增至十分之六,蓋胡氏之言曰:『自我得之,自我散之,以天下之財,供天下之用』⋯⋯或資抗戰達千余萬元之巨。抗戰以後,胡氏付資於義捐及公債者,達數百萬元。」

新中國誕生,胡文虎在香港,三次致函轉呈周恩來總理:

「文虎對救濟社會,既多年盡力,茲于政府展開新政,自當竭誠擁護,率先提倡。」時胡文虎於國內的捐款,估計超過2000萬美元。《人民日報(海外版)》於1988年報導,胡文虎在「抗日戰爭中,捐贈的藥品和財物,為華僑之最!」他的救國捐獻,是最早、最巨額、最迅速的!

善用報紙,投入救國

原《星華日報》總編張問強回憶:

1931年《星華日報》開辦以來就主張抗日,以後廈門《星光日報》、福州《星閩日報》,在抗日戰爭中,發揮很好的作用。當時,不少著名文化人,如郁達夫、金仲華、胡守愚,分別在《星州日報》、《星島日報》、《星中日報》擔任主筆,支持抗日救亡,宣傳中華文化,被譽為「特別響亮的宣傳抗日號角」。

九一八事變,星系報輿論掀動群情激昂,《星州日報》代匯捐款達100多萬。星系報更資助、組織青年學生,到抗日前線,包括香港大學百多人。

捐建監獄,設技藝部

捐什麼都聽過,捐監獄真是甚少聽聞!

1935年,胡文虎為了令犯罪者,能學一技之長,出獄後謀生,給予改過自新的機會和條件,不再重入歧途,他捐資20多萬,在福州、廈門、泉州、永春,各建一所新式監獄,設立技藝部。可見胡文虎行善,真的用心去做。

國民政府先後頒發「益在民生」、「仁心義舉」、「澤流獄岸」等匾額及金獎章表揚。英皇喬治六世,特賜「大帝國文官勳爵」(OBE),稱胡文虎為「大慈善家」。

計劃集資300億,建設福建

建設家鄉福建,是胡文虎一直有的心願。

30年代初,他就在福州台江最熱鬧的地段,建三層西式洋樓「虎標永安堂」分行。台江建有「文虎路」的「文虎小學」,今文虎路已改名「正義路」。

他捐建「福商小學」附「文虎樓」,還資建「南郡小學」和「省立醫院樓」。戰爭期間仍繼續建設,36年視察「福建學院」暨附中後,捐建「福建學院」附兩層「文虎先生紀念堂」,並修建公共體育場、健身房、游泳池。當時,福建省亦成立了「胡文虎捐建小學百所管理委員會」,建設學校。

1946年抗戰勝利,中國滿目瘡痍,南洋各國又掀起排華潮,胡文虎在《星光日報》,發表《努力建設家鄉》:

「蓋吾福建,地非貧瘠,且兼河流錯縱,氣候和暖,稻穀之獲,年有兩季,善而謀之,豈愁糧食之匱⋯⋯似此故鄉,誰敢謂建設前途之無厚望耶?」在《星島日報》又刊出《建設福建之芻議》:

「南洋各地土著民及宗主政府,都不會再容我們華僑發展⋯⋯應趁祖國勝利之後,展開大業的時期⋯⋯為子孫百年大計奠下強固的基礎。」

不少僑商萌生歸國之想,他即發動「福建經濟建設運動」。在新加坡結集馬來西亞、菲律賓、印尼、泰國、越南、緬甸等地華僑代表百多人,舉行座談,籌組「福建經濟建設股份有限公司」,資本為300億(法幣),擬於福建投資金融、交通、工礦、農林水利、國際貿易、漁鹽特產、買賣抵押、信託保險等,再在廈門召開發起人大會。

遺憾的是,這個歷史性華僑歸國建設行動,被國民政府,以「格子法令,未便批准」為由,否決了!但卻可見,胡文虎不只著眼自己的生意,更一直為家鄉、華僑利益處想。

星島體育會

戰後,胡文虎也重視體育說:

「體育之功,至為偉大!」捐款2.5萬元,在福州建體育場、在海南島建游泳池。

他的三子胡好,是《星島日報》、《星島晚報》的社長,於1940年,在香港創辦「星島體育會」,向當時班霸「南華」挖角,組班參加香港甲組足球聯賽。在二次大戰期間,照顧了很多足球員。戰後,更為球員爭取福利,勃助建子弟學校,協助建立中國奧運足球隊。

戰後,第二屆聯賽,46-47年度,「星島體育會」是香港首次及唯一一次,贏得甲組足球聯賽冠軍,49年遠征歐洲,成為中國足球史上,第一隊到歐洲參賽的足球隊,取得3勝10負成績。胡好被譽為「香港球壇之父」,對香港足球界影響很大。


圖:胡文虎和胡好

胡文虎的慈善事業,也惠及孤兒和老人。戰後,捐出330萬美元,在昆明和檳城建孤兒收容所、廣州宗教嬰兒院、長沙貧女收容所,在新加坡獻地建孤兒院。在香港、新加坡和檳城,捐助老人院竟然也達100萬美元。

在香港經常與子女派米、捐棉被。晚年在香港祝壽時,他也有施食品、用品、現金,濟助窮苦老人和孤兒。

虎豹別墅。虎豹花園


圖:(左下)虎豹別墅在日寇佔領新加坡期間被洗劫一空,二戰後被當地居民搗毀。  (右下)胡文豹的兩個女兒和她們的親戚在她們的新家前。

1935年,胡文虎在香港興建私人別墅「虎豹別墅」,是以胡文虎、胡文豹名字末字為名。耗資1600萬港元,有說是他財富的一半,佔地約533,600平方米,是胡文虎及家人居住之所。

別墅前建有花園,名「虎豹花園」。別墅和花園,都依山而建,紅牆綠瓦。他聘請了汕頭著名雕刻大師郭雲山的弟弟,郭俊爍設計。沒有圖則,只依胡文虎想像去做。胡仙回憶說:

「清晨四、五時,父親就已起床,在五、時開始工作,與工匠們到花園裡走,每到一處,指著說『這裡我要這樣做』,整座花園就是這樣建成的。」每一天,胡文虎都會檢查前一天所做的,是否滿意。有不滿時,會命工匠拆毀重建。別墅和花園,都是宮廷式樓房,兼具中國園林特色,亦具南洋色彩,花園山中有洞,洞外有景,頓然成為當時香港地標。

「虎豹花園」至今仍眾所知聞,因為獨具特色,內有白色七層六角虎塔、十八層地獄、廿四孝故事、八仙過海等的大規模雕塑。七層虎塔象徵「七級浮屠」十八層地獄的壁雕,最為「驚人」,有落油鑊、勾脷筋等地獄情景。

胡文虎將花園開放給市民,免費參觀!胡文虎為事業到處奔波,他希望其他家庭,可以到花園享受家庭樂。他大力宣揚警惡勸善、因果法則、孝道第一的思想。相信,在40至60年代,幾乎所有香港家庭,都有人參觀過這個花園。這種抱負,相信不但是空前,要繼後也不容易!

1937年胡文虎為弟弟胡文豹,在新加坡「虎豹別墅」及「虎豹花園」,花園同樣開放給市民大眾,免費參觀。1946年,再在家鄉永定中川村,建第三座三層的「虎豹別墅」。

現在,香港的「虎豹別墅」及花園,屬一級歷史建築。別墅部份售予「長江實業」改建住宅,部份別墅連花園交給政府之後,再由胡仙投標,改建為「虎豹樂甫」,將為香港的文化藝術作出貢獻。


圖:香港「虎豹別墅」

圖:福建永定「虎豹別墅」

新加坡「虎豹別墅」及花園,由政府接管,仍是四大景點之一。福建永定「虎豹別墅」,屬省級文物保護單位,經胡仙以200萬元修復,建「胡文虎紀念館]。

貢獻無可估計!

綜觀胡文虎一生成就,可說是,一生成就貢獻,無法估計!一生財富究竟多少?無法估計!一生慈善捐獻,同樣無法估計!

1972年,胡文虎女兒胡仙,以父親名義,獨資成立「胡文虎基金」,繼續資助醫療、教育。80年代,胡仙任「寶蓮禪寺天壇大佛籌備委員會」主席,興建當年全球最大的露天青銅大佛,永遠屹立於大嶼山木魚峰上,善導世道人心,為眾生謀福祉。又於2016年成立「全球華人基金」,支援有需要的華僑、宣揚中華文化,延續虎豹精神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