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们的起跑线》—— 30个不同的成长故事

「如果一定要赢在起跑线,我就永无翻身之日。」「我不聪明,但会感恩。」「这个世界为何有『二世祖』?」「你们明白孩子吗?」结集30个不同起跑线的感人故事!

. . . . .

起步点 & 转捩点

陈隽骞 钢琴家、制作人

  我的一生,有数不尽的起步点,每次都是在惊恐中起步的!

  学琴,第一次比赛是「包尾」,最差的那一个。小学,被选为早会的诗琴,完全不知牧师会选哪一首圣诗,就在第一次当诗琴的第一个早上,整首歌全部弹错,礼堂里没有一个人唱歌,都在笑,我垂着头,谁也不敢望的下台,回到课室,仍是垂着头的上课。初中,被选入歌咏团,唱歌的有六十人,弹琴的只有我一个,肚痛也不敢告假。大学,在加拿大,第一次选科,爸爸病了,为了前途,选读完全没有兴趣的生化物理。

  第一次开音乐会,是德国籍的同学Ron,自作主张地,帮我在大学图书馆开的午间音乐会,完全不知有没有人来听。结果,是愈来愈多人来听,「点唱」很多不同的歌,我也第一次学懂如何用音乐与人沟通。

  生化物理实在无法读下去,第一次大着胆跟父亲说:

  「我要回香港读音乐!」一边读书,一边自荐在时代广场和海港城弹钢琴,竟然,成为香港第一个开创商场音乐文化的人。可是,不久,我弄折了指骨,不能弹琴,「被逼」创办了自己的制作公司。父亲常说:

  「最难给自己孩子的,就是挫折。」

去年,我第一次演音乐剧,唱了歌,跳了舞,今年,公司已经十五周年了!这个时候,我六十多岁的妈妈,开始学摄影。我的每个人生起步点,同样是人生的转捩点!每次都是在惊恐之中,跨出去,跨过去!渐渐跨「上瘾」了,很期待看见新的一步,会是什么景象,也更有勇气和能力的,跨完又跨。直到今日,仍不断地,开展新的起步点。

  结婚了,两个女儿诞生了,又是人生另一个重要的新起步点。

  大女儿第一次上学,因为我和太太的工作都很忙,将她抱上校车,便挥手目送她自己上学。校车不到家门口,每天早上,因为她的步幅小,所以要走半小时的路才能上校车。这天,滂沱大雨,一样的走路半小时上校车。看着孩子,更有能力地,不断的踏上不同的起步点。

...

有爱才会赢

胡渭康 歌星

  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有「二世祖」?为什么战争中出现伟大的人物?为什么板间房会有八优状元?什么叫赢在起跑线?

一九八二年,参加第一届华星新秀歌唱大赛,之后签约华星,与林利、孙明光组成「小虎队」,「小虎队」红极一时,但是,我们每个人,都没有什么特别训练和背景的。

  三年后拆伙,我便在东南亚登台演出。三十岁,知道父母原来不是亲生父母,而是养父母之后,一个人移民到英国。一切都像在「嘭」的一声下,变了!

  二OO七年,八十多岁的父母,同时患上脑退化症。我决定放下英国的一切,回港照顾父母。重踏香港,人面全非!好朋友张国荣、梅艳芳先后去世。初出道时,与阿梅经济拮据,驾着「波子」来请我们吃晚餐的蔡枫华,风光不再。回望人生,谁能在计划之中?谁能掌控浮沉?

  我家没有佣人,没有私家车,但没有不开心。家里还有多出来的衣物,赠送给环境比我们差的亲戚朋友,很开心!

  假如,不是养父母的爱,视如己出,我如何能成长?如果,不是我爱他们,他们的晚年谁来照顾?

  有爱,才是一切的起步点!爱,威力是最大的。

  回到家,你第一句对孩子说的是:

  「做完功课未?测验多少分?」还是:

  「上课开心吗?我今天发生了开心的事,你今天有开心的事吗?」

  去年,义务做了《动心的邂逅二O一五》音乐会歌唱导师,指导学生如何有信心地、专业地在舞台上演出,踏出他们的第一步。

...

你的主场,你的起跑线

黄家正  钢琴演奏家

  谁也不喜欢被称号、标签。无奈被定型后我们总觉得不自在的,很不爽。 「我不只是这样吧。我的事,我是谁,你懂什么?」每个人内心也充满着无尽思绪、念头,旁人焉能轻易一句理解?

  你可能不好被称为「离地唔贴地」,或讨厌别人说你「地底泥」「箩底橙」。但无论你在社会处于什么位置,出生于什么家庭,正在贡献什么价值,别人(家人朋友陌生人)都想帮你定型,因为这才能好在他们的脑袋中理解你是什么人,用他们的尺量度你在社会的价值。

  我们自觉不值得被看小,那你也会戴着眼镜去看别人吗?

  您好,我叫KJ 黄家正,别人称我为音乐神童、钢琴天才、天之骄子、人生胜利组。说实的,我什么也不是。我只是一个想做好自己,追寻意义和价值的一个人。

  很不该而带有半点谦虚的说一说,我自七岁会弹琴的那一天开始,至今十八年的每一天我也十分出名,而且名气随Facebook Likes般日益增长。一举一动、一言一行也自然地被批审。我的出身、我的运气、我的际遇、老师学校、家庭工作也被放大、夸张。只有一点没有被看重─我的努力。

  我不相信社会存着公平。从每人的观点望出去,总能看到有人在头上,有人在脚下。别人的成功与失败和他们的起跑线可能成正比,也可能成反比。他人在社会的起跑线可能比你前,他的身体质素可能比你好。说实的,甚至可能他父母给他的钱会比你一辈子赚到的更多。就如有些人的音乐天份和际遇可能比我多,成就更大。但我也想问:别人善用他的才华及努力练习,他拥有成就哪有什么问题呢?

  再退后一步想,我究竟想要什么呢?若别人说人生是一场竞赛、一场音乐比赛,那么目标就是胜出。那给你胜出了,又如何呢?人生苦短,控制不到的,无助无奈的事很多。若我们想怎样活也不能,只可跟着他人的步伐走,真的很可惜。

...

失落的一角

Ad Ng 插画师

  邮件有「速递」,摄影有「快拍」,婚姻有「闪婚」,连购物都有 「秒杀」。

  古语说,一寸光阴一寸金,寸金难买寸光阴。没错,现代人实在太珍惜光阴了,时间就是金钱,生存就要不断加速,只有比别人更快,才能赢在起跑线上。过完美无缺的人生,成功靠「父干」,谁个不想呢?想想都开心。但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,不完美还是占多数吧。

  曾这样抱怨过:

  • 父早逝,家庭经济担子落在自己身上,中五毕业便要出来工作,哪管你成绩足以继续升读。

  • 到底把饭吃到哪里了?都不长肉不长高,自小更体弱多病,每当看到鱼缸内的金鱼张大口换气,便想到哮喘发作中难看死了的自己。吸一口气是那样轻而易举的动作,为什么我却是求之不得,辗转反侧?比死更难受?

  • 动过多次刀(但不是整容)。

  曾觉得生命里的每一扇门都关上:~试着用短小的翅膀飞远一点,可是,总是摔下来,找不到出路,周而复始。

  曾质疑过自己,自我形像低落;对外面的世界有着似有还无的疏离感。

有本绘本来敲我的门:“THE MISSING PIECE”《失落的一角》──一个圆因为缺了一角,他非常不快乐,便动身去找他那失落的一角,最后终于找到了,但是圆却发现自己再也无法歌唱⋯⋯。作者Shel Silverstein 用最简链的线条,阐述有关「完美」和「缺陷」的寓言。

  一路上的跌跌碰碰,让要求完美的我渐渐学懂,你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东西,原来都是神的祝福,所以,珍惜、感恩很重要。感谢生命的不完美和缺憾;感谢每个挫折,因都有它的积极意义,透过身上的缺憾,我们才有追求,才能发现新的可能,才会去成就更多无限可能的自己,让人生更完整。

  成功的快慢有那么重要吗?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要什么,不要比较,及以自己的速度走下去。自己从没想过,可以将兴趣(绘画)作为工作,画出传达安慰、温暖与幸福的作品;又那会想过,2013 年能在香港文化中心举行插画展,透过图画与文字,在浮躁喧嚣的城市里与一个又一个陌生人分享和打气?

  过去可以不忘记,但可以放下。现在我非常感谢自己的过去,正因为有了那些过去才造就了现在的我。

  只管这样相信:「上天会为我们在百般的试炼中开一条出路。」无论你正在经历什么,坚持住,你定会看见最坚强最精彩的自己。

  只管这样相信:「万事都有定期──在一个祂应许的节奏里,享受当中的甜酸苦辣滋味吧!别害怕苦,不苦的人生肯定不甜。」

  只管这样相信:「两点之间最短的距离,不一定是直线。」

...

态度决定一切

周永文、周海文 中学生

  父亲早逝,母亲因精神问题,无法自理及照顾子女,兄弟二人自小就与两位姐姐,分散寄住在不同的儿童之家、寄养家庭。支离破碎,就是我们的童年。

  分开六年后,获批特快公屋,四姐弟再次同住,但彼此没有感情,经济又困难,经常吵骂,每天都在「挨」日子。我们都读过中学,但英文全部不懂,哥哥文凭试零分,弟弟无心向学,都觉得自己是无用的人。

  认识了「香港基金教父」雷贤达先生,在他的推荐之下,入读筏可中学。

  初来时,担心自己超龄,会被人笑,不说话,二人都很静。因为一次寻找失了的钱包故事,猫姐老师叫我们做义工,又与我们分享零食。然后,Miss Lee 又帮我们过了一个难关,就开始够胆说话了!今年,兄弟二人还合作做司仪。

  这里像个大家庭,校长、老师,视学生如亲生仔女,愿意投放时间在学生身上,叫我们不要再Hea(懒散无所是事),经常问长问短。很适应宿舍生活,重拾童年住院舍的集体生活感觉,我们现在两份住上下格床。

  我们的志愿,就是考好文凭试,能够入大学。

  如果起跑线真的是最重要的话,我们就永无翻身的机会了!但是事实证明,一切都能改变。

  对我们来说,态度才是最重要。父早逝,母有病,如果我们继续抱负面的思想,只会更坎坷,甚至重蹈父母的覆辙,我们要用自己的态度,扭转一切。

  我们深知,恩人和机会,不是轻易出现的,一旦出现了,就要好好的抓紧和把握。

  妈妈已由医院转到复康院舍,面对面能认得我们了,她能够改变,我们都可以!将来有能力,一定会尽力照顾好妈妈。

...

能够在一起,已经很好了

宇晴、志明、志刚 中学生

  我们都是新移民,来到香港,很苦!不懂说,不懂外出,连坐巴士、地铁都不懂,有话不知跟谁说。

  读书之前,在餐厅打工, 动作慢点都被老板骂。但,其实老板很好,跟我说人生道理:

  「抓紧机会将书读好,不要结识坏朋友。」餐厅剩下来的饭菜,让我拿回家。我们三姐弟,会去沙滩挖蚬、抓鱼,一家人每月就用几千元,吃点腐乳,就是一天。每天的生活,都是大姐姐宇晴在打点,弟弟说:

  「我们都撑家姐,知道家姐辛苦。」

  不久前,老二帮父亲开工,被车撞伤,「仁济基金会」的鲍sir 知道后,便启动基金资助医药费。之后,三姐弟都进了筏可中学读书。幸好有这样的学校,像我们这样的孩子,学校都收。

  有书读、一家人能够在一起,就是好的开始。我们三姐弟都不聪明,但会很勤力读书。

[img:rRTIP_MFEsxRAyo1XE7Cf.j